Lowe

看到有不少是以战斗民族的size为依据站维勇的,那只能拿出这张图说话了。

哎。天秤男苏到极致不过如此。

淑女的社交场:

就算看了76话回头翻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我……

0.0

嗯。虎鸭太太是让我学会了最后一段的心态的那个人。

别笑:

邮箱会提示我的ask收到问题什么的,但是那个网站我登陆不上去了,不知为啥……


只好直接在这里回答最新的一个,坑中断以后还会不会填完的。有啊,第一个长篇前五万字跟后五万字中间差了一年好像还爬了爬。其实大部分的文都是在我脑子里一鼓作气填完的,是手跟不上呀


不过同人这种东西,说到底还是,如果追的文真坑了,就不妨看做它就是那样,没什么完成必要的存在吧><

那天又听到某月九剧主题歌……

发现歌词好适合《天梯》里的于黄哇。
脑补了一下黄少天在KTV唱这首。嗯。
重点是,才受启发反应过来这首歌的歌词又是那个主题:你真的舍得下血本求孤独地活么?

[全职高手/叶黄]谈情说案【第二季第二案】(上)

啊啊啊啊在乐哥出场前先抱着我的钟平嗨一嗨。0v0

五毛请拿好: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自由创作 字数:4488




第二案(上)



H省在司法界的口碑一贯不尽如人意,叶修知道自己此行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难保全身而退。叶修早过了“有理走遍天下”的年龄,到了S市,立即马不停蹄地忙起来,疏通起各方人脉。


“不去看守所在这瞎忙什么?”跟着一起来的黄少天有点蒙,红眼航班落的地,却一直不见去衙门办事,这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啊。


“你真是大律所呆惯的大律师,哥这回带你来见识些偷鸡摸狗的真功夫。”


“去去去,大律所也是我们一手一脚打拼起来的,少拿你那些非法手段献宝。”


“哪里就非法了?哥现在可不只是律师,还是个正儿八经的代理人。正在全心全意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学着点啊。”说着,照出发前包子传过来的一个名片去了电话。


 


三言两语之间,黄少天就听出来了,叶修在干的是行内称之为“捞人”的事。


所谓“捞人”,就是把当事人从看守所、监狱里弄出来。有康庄大道,有羊肠小道,更有些入不得眼的非法渠道。被人蛮横不讲理带走的,是合法程序弄出来。真的犯事进去还要弄出来的,就只有非法手段。叶修想来不屑这些下三滥手段,可即使楼冠宁是真没罪,他也不是要干非法的事情,但要在这么一个口碑不怎么样的地方把人毫发无损地救出来,其中的关卡和手续也是多不胜数的。至于怎么领不伤双方的根本利益,讲究就更多了。异地领人,有点虎口夺食的意味。


领人这种事情,很多律师都要去做,当并不是特别上得台面的事情。别说是黄少天这种出了校门没几天就走上正轨发展的律师了,叶修这样摸爬滚打了几年后功成名就的,也告别了这样的日子好一段了。最初怎么个和人虚与委蛇、疏通关系,等到现在要捞人才现看攻略现干事,有些不实际。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叶修思前想后,还是找了专门干这行的“专业”人士。


 


专门靠“捞人”赚钱的人不少,骗子更是不少,找对人也不容易。叶修金盘洗手后,一时没了门路。蓝雨是指望不上了,所幸兴欣分部里还有位包荣兴自称“在道上”。这次传来的名片,据说就是个道上特别有名气、特别吃得开、捞人特别有保障的金招牌。


对方也是个做生意的爽快人,几句话大体了解了一下,几乎是拍胸脯把这事就应下来了。


叶修放下电话,瞄了一眼竖着耳朵的黄少天:“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对方答应这事能迅速搞定我们大概又能休息个一两天了,坏消息是对方怕我们偷师,只让我一个人过去和他接头。”


黄少天无奈,可也明白这种道上的人干事是越少人知道越少人经手越好的,便表示在住处等他的好消息。


事不宜迟,叶修迅速出了门。等到一落座,抬眼一看,顿时愣住了:“老魏,你现在干这个了?之前不是还开着安保公司的么?”
对面的人也是瞪眼看了好一会,才回话:“事先说好啊,就算是熟人也不打折,最多事成后付款。我这可是小本生意。”

魏琛,叶修母校当年的讲师。和叶修差着没几岁,当年在校园里是勾肩搭背过的主儿,曾经也是一文艺风格的正义使者。因着老师的身份,传道授业,是正儿八经教过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人。


魏琛这人虽然看起来是个大老粗,本子里是有点理想主义的,一心想着的是桃李满天下,很少去写论文抢课题搞这些他眼里认为犯虚的事儿,反而将大把的时间放到带着学生实操上来。在这样的背景下,黄少天成了他的得意弟子,筑牢了不可磨灭的师生情。
可惜那几年教学评估几乎是和魏琛的理念对着干。老师的学历要求、学校的博士点数量、核心论文的发表,各种各样,与魏琛内心的自我坚持南辕北辙。刚好又赶上教师的聘用改为了几年一签的形式,魏琛再不舍那些围着他转的小伙子,仍是心一横,就此江湖别过了。
叶修知道这个人心里放不下自己的老本行,肯定是还在那里干着与此有关的事儿,按照那种带点痞性的风格,说不定已经混成了名震一方的讼棍了。上一次听说的时候还是他开着保安公司的传说,现在到了眼前,又玩上了这种法律擦边球,叶修笑笑道:“你怎么又转行干起这个了?”
“这个怎么了,这个也是和法律相关的,老夫可是不忘初心。”魏琛看着服务员走过,连忙把烟头挪到桌子底下掐灭了,烧得手疼不好叫唤脸上却是龇牙咧嘴的。


“不忘初心可这也离初心有点远啊。”


“没看到我正在靠拢么!?”魏琛小吼一声,化疼痛为声量。


也是,哪有那么容易。一个原本在名校的老师孑然一身离开,要凭着原本的招牌名声,跳个槽继续当老师也是一眨眼的事情。那套校园规矩,魏琛不吃。若要来法律界讨生活,做个在人麾下干活的顾问也方便。奈何魏琛那种喜欢自己当老大的性子,要搭草台班子,又是另一种从头来过的难。如何难,叶修自己也经历过。


想了想,叶修正色道:“很寂寞吧老魏,让哥捎你一程如何?”

“所以说,你就这么恰好地和魏老大接头了?”黄少天对于叶修的说辞有点将信将疑。
“有缘千里来相会,当然,我这人还是公事公办的。他免费把小楼捞出来这事就当做是他来兴欣入职的介绍费了。”叶修淡定地窝在床上翻着下一个案子的材料,理所当然地由魏琛去为楼冠宁这事跑前跑后。
“靠靠靠靠靠,等等叶修!”黄少天整个人都窜到床上去了,“魏老大可是当初我的恩师,凭什么就跑到兴欣给你打工去了,怎么着也得来我们蓝雨这边当个技术顾问啥的!”
“哥这只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他重头再来的正确姿势。”叶修扒拉着黄少天的脑袋。
“我看你是为了自己省力吧,咱们这趟不是出公差么,我俩啥都不干现在又成公费旅游了?”黄少天拿起叶修的手机,存下了魏琛的号码。
“让哥说你什么好,这样的行事风格你的魏老大适应得很。要真让老魏去蓝雨分部干技术顾问,就算你和文州把他敬成尊佛,他还是会不自在。”
“自己想偷懒就直接承认,别拖人下水,说得魏老大就喜欢给你做牛做马似的!”
“被哥使唤总好过被你们这些曾经的学生使唤么,是这个道理不?少天,赶紧明白过来,对你老师好点啊。”
听罢,难得黄少天抿抿嘴再没接话,看这样子,好歹算是被说服了吧。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魏琛果然没有辜负希望,将利弊说得让对方比他更了解,自然而然地就周旋好,将楼冠宁给合法合理地保了出来。
一直以来都是规矩办事做人的楼冠宁此前哪里受过这些苦,在里面关了几天生不如死,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简直是对叶修的驰援感激涕零:“叶神,你这助手真是有两手。”说毕还郑重其事地和魏琛握了握手:“谢谢你把我从死亡之门里救了出来。”
出发的双人行成了回归的三人行。
蓝雨一众不少是喻文州、黄少天的同学和师弟,多少受过魏琛指点或听过其余威,夹道欢迎的气氛让这位昔日的师长一下就找到了组织的温暖。欢迎再热烈,魏琛心里还是知道自己窝安在哪里,稍多留了一会,还是跟着叶修去兴欣的办公室报到去了。喻文州懂得魏琛心思,也没有虚留他,说了句来日方长随时欢迎魏老师也就散了。
看着没有追出去欢送的黄少天,喻文州似笑非笑:“这是叶修提前给做好心理辅导了?”
“别说得好像没了他不行似的,”黄少天大概意识到太激烈的反驳更像掩饰,语气平和了些,“再说还是你说得对啊,来日方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机会一起搭档了呢。到时候一定师徒同心,其力断金!”
“那少天现在是和叶修夫妻同心,其力断金?”
“队长………………”
“好了,不揶揄你了,赶紧为某一天合作断金的机会努力准备去吧。”

只是没想到,这某一天来得意外地早,早得干脆称之为翌日。
除了像普通公司搞非诉业务的,律所要求坐班的情况并不普遍。黄少天接的更多是上庭的案子,一把妖刀来去自如。叶修忙起来也是恨不得天天打飞的到处奔波,但他到底是兴欣分部的头,有事没事还都回办公室报到一下,对兴欣简直鞠躬尽瘁。
魏琛到的第一天,只不是人情交往、事务介绍,具体的工作怎么安排,还得等叶修这位合伙人来敲定。前一天晚上叶修头心里还在盘算着是不是和陈果交代一下,自此将某个固定类型的案源交给魏琛负责,顺便让他这个功底扎实的带带包子那把神经刀,出门前就接到所里前台打来的电话,说是楼少带了贵客在会议室等了。
以楼冠宁的性格,不请自来,定是有十万火急的事儿。叶修少不得让黄少天又兼职了一回司机,火速赶回律所。


 


“简单介绍,我发小钟少,”楼冠宁见叶修进来,起身让了一下,又转头道,“这位就是叶神了。”
发小?土豪的朋友必须是土豪。叶修一下抓住重点,脑子里正盘算这该怎么给稳住这位未来VIP客户,不料对方一开口,就让他幻灭了:“叶神,我开门见山了,最近我的代理律师遇到了些不小的麻烦,得请请外援。听冠宁说,您无所不能,特意来想请您帮帮忙。”
这说法新鲜了。从来只有客户惹麻烦找律师,何曾有律师惹麻烦找客户帮忙找律师的,敢情这是医者无法自医啊?这念头在叶修脑子里过了一道,却没随着烟圈一起从嘴里喷出来。无他,律师靠什么吃饭?在内行面前靠专业水准,在外行面前,靠装逼水准。此时,叶修的装逼基本功没丢,继续吞云吐雾,摆着一脸求知欲甚强的表情等着客户的解说。
钟少也是个爽快人,或说叶修吃准了一大早找上门的主就没有不急的事儿这么个理,随即便娓娓道来:“我代理律师替我辩护的时候被抓了。”
“那您怎么还在这逍遥呢?”叶修心想,难不成还专门留你这么一个搬救兵的主。动了律师,下一步就是正主,唇亡齿寒的事情。
钟少也是明白人不说虚话,直接亮了底牌:“说句不客气的话,对方到底还不敢直接动我,但动到我律师,也是杀鸡儆猴,我大概也朝不保夕。”
“什么名义抓的?”
“律师伪证罪。”
闻言,叶修和黄少天两人俱是一怔。


 


这个罪名刚出来时,在律师界掀起过轩然大波。罪名的构成,一般冠之以犯罪行为,甚少有在罪名的前头加上犯罪人职业的,就连受贿罪这种特定群体才能犯的罪,都没有被如此命名。因此,此罪名一度被律师们视为司法界对律师们的又一次出招,高悬在律师们头顶上的又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或说是对律师们生存空间的又一次隐形挤压。
在律师界,不知从何而起,渐渐开始流传起一个不成文的说法。律师伪证罪的定罪率是一个地方司法生态的晴雨表。一旦某处出了这么一宗案子,则表明此处生态环境恶劣气,不适宜律师们在此谋生。刚才钟少话里话外提的就是自己刚出差归来的险恶之地H省,再是如叶修这样艺高人胆大的,对于这种打七寸的事情,仍是提心吊胆。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执照是谋生的工具,同时戕害到两者的,律师们有顾虑,自然不过。趋利避害这种道理,律师这种手艺人都懂了,生意人又怎会不懂。眼前这位钟少还要找上门来,叶修掂量了一下,还是开口表示自己比较好奇他的想法,还有给出的价位。


“事成后的酬劳这个请您放心,”钟少也是明白坐在自己对面的是老江湖,“只是万一不幸……”
“这个我理解,这事情要是我们这还搞不定的话,等到我们真进去了也没别人能再把我们捞出来,”话音刚落,叶修桌子底下就被黄少天轻踢了一下,叶修却像没察觉到,继续自说自话,“所以具体接不接,还得再问问我们所里这方面的专家。也是你赶巧了,我们这位专家也是昨天才来的。”
“正是慕名而来。”
叶修意会是楼冠宁无意识打的软广告,不再啰嗦,给前台打了个电话:“麻烦让老魏过来一趟。”放下听筒,抽出准备的烟,边拆边问:“有没有什么资料可以看看呢?还不知道惹上麻烦的是哪位同行尊姓大名?”


接过对面递来厚厚的一叠材料,还没翻开,叶修已看到上面当事人一栏赫然印着:“孙哲平”。




TBC





7年年均3K……

我一想到这6年里我最初喜欢的两个二年级拿了4个Cy。。。。对大事件的嗅觉还是那么无解么。
这辈子到底要历经多少次知道一个人会夭折看着他夭折在这世界的反射弧打结时也能随着他喜乐。
Feel sick.

存一下……

2014-01-15 12:27:20  小呆呆
因为断是没想到这个cp还有神展开 

2014-01-15 12:27:25  小呆呆
哦不神补充 

2014-01-15 12:27:31  小呆呆
哦不我的神脑补 

2014-01-15 12:30:12  黑曜
噗 

2014-01-15 12:30:30  黑曜
下午我挂qq

2014-01-15 12:31:26  小呆呆
呜呜。不知戳到了我哪一点今天上午想到这个cp好几次要流泪。 

2014-01-15 12:33:13  黑曜
来嘛 

2014-01-15 12:34:38  小呆呆
就是,A被查出禁药服用被禁赛162场。 

2014-01-15 12:34:54  小呆呆
162场就是一个赛季常规赛的数量。 

2014-01-15 12:35:30  黑曜
我擦 

2014-01-15 12:35:34  黑曜
一年 

2014-01-15 12:35:43  小呆呆
当然啦他还会上诉到联邦法院 

2014-01-15 12:38:51  小呆呆
然后09年的时候他就被爆出使用禁药 

2014-01-15 12:39:41  小呆呆
那个时候,D,作为球队的队长,A初入联盟时最好的朋友,没有在媒体面前支援他 

2014-01-15 12:40:08  小呆呆
被问到这事时都是不想讨论以及清者自清的态度 

2014-01-15 12:40:59  小呆呆
那个时候D这样做还是深受诟病的。毕竟09年的指控是针对03年的,而且mlb提到禁药没几个是干净的 

2014-01-15 12:42:21  小呆呆
然后D也一直被普遍认为嫉妒A才华啊,来纽约抢走他的地位啊什么的 

2014-01-15 12:45:45  小呆呆
然后这次禁赛事件一出我就突然在想,D是不是一直知道A有持续服用禁药 

2014-01-15 12:50:17  小呆呆
然后我就觉得A和D生在一起好倒霉囧 

2014-01-15 12:50:55  小呆呆
就一个球队的随便两个队友那样 

2014-01-15 12:51:19  小呆呆
因为我是D粉嘛,以前一直觉得D很不容易 

2014-01-15 12:52:05  小呆呆
可是现在突然想通了D的不容易和A没毛线关系而是A因为D的存在而人生的路变窄 

2014-01-15 12:53:43  小呆呆
btw记者们其实都不喜欢D因为他从不和他们交流而且他确实不够耀眼  

2014-01-15 13:00:59  黑曜
A是那种特别高调的人吧? 

2014-01-15 13:01:06  小呆呆
狮子座嘛 

2014-01-15 13:01:31  黑曜
真倒霉..... 

2014-01-15 13:01:38  黑曜
D什么座 

2014-01-15 13:01:44  小呆呆
巨蟹 

2014-01-15 13:02:13  小呆呆
A吃药甚至有一定要破全垒打记录的成分…… 

2014-01-15 13:02:19  小呆呆
真是太他了哎 

2014-01-15 13:03:00  小呆呆
上面那一段虽然有点煽,却也是记实 

2014-01-15 13:04:41  小呆呆
最杀的就是最后一句。他从不分享自己的感受,同时也不向人描述任何客观事实。 

2014-01-15 13:04:42  黑曜
真心觉得倒霉 

2014-01-15 13:04:53  黑曜
唔!!! 

2014-01-15 13:05:25  黑曜
我也喜欢这种... 

2014-01-15 13:05:34  小呆呆
就是,我和你说过他和玛利亚凯丽的事么 

2014-01-15 13:05:45  小呆呆
但他嫉妒A绝对是有的 

2014-01-15 13:10:09  小呆呆
这两个人之间好多东西都太失衡了,如果是针锋相对旗鼓相当倒也不会有什么了 

2014-01-15 13:17:43  黑曜
一个找马当娜一个找玛利亚? 

2014-01-15 13:17:49  黑曜
说说? 

2014-01-15 13:18:41  小呆呆
囧 

2014-01-15 13:18:54  小呆呆
他从学生时代就是玛利亚的狂热粉 

2014-01-15 13:19:22  小呆呆
进联盟前接受采访愿付出一切见她一面 

2014-01-15 13:19:45  小呆呆
然后在纽约这个圈子内两人见面后就干柴烈火了 

2014-01-15 13:19:55  小呆呆
然后成了狗仔队宠儿 

2014-01-15 13:20:10  小呆呆
D受不了这样的恋爱两人就分了 

2014-01-15 13:27:50  黑曜
唔  喜欢这样的 

2014-01-15 13:32:46  小呆呆
话说D是那种资质平平但又不算多爱棒球的 

2014-01-15 13:32:59  小呆呆
他回家后从来不看棒球录像什么的 

2014-01-15 13:33:25  黑曜
我记得你跟我说他们俩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还有多少年? 

2014-01-15 13:33:36  黑曜
我是说在联盟 

2014-01-15 13:33:36  小呆呆
A则是超有天赋又有爱 

2014-01-15 13:33:50  小呆呆
快了吧 

2014-01-15 13:34:28  小呆呆
但结果就是D一定能进名人堂 

2014-01-15 13:34:44  小呆呆
A不说一场空吧,但是反正…… 

2014-01-15 13:35:16  黑曜
A是因为禁药? 

2014-01-15 13:35:58  小呆呆
不是禁药,是多次服用禁药并一直否认 

2014-01-15 13:39:14  黑曜
所以A已经等于完了? 

2014-01-15 13:39:53  小呆呆
不知道怎么定义完了 

2014-01-15 13:40:10  小呆呆
话说他的房子和你家马大萌的在一块 

2014-01-15 13:43:30  小呆呆

D以前应该也爱过棒球,不过后来及时发现了棒球不爱他吧。于是就不爱了。这种感觉。 

2014-01-15 13:44:22  小呆呆
但是当作一份工作尽职在做,担当好上帝分配的角色努力经营,还是会在棒球领域获得名声。 

2014-01-15 13:44:49  小呆呆
这里还有一件事的对比 

2014-01-15 13:46:30  小呆呆
01年还是哪年,A签了历史上最大的一份合同 

2014-01-15 13:49:17  小呆呆
大合同就是满足两个条件,不但年薪高,年限也要长 

2014-01-15 13:49:37  小呆呆
当时10年2000多万 

2014-01-15 13:50:08  小呆呆
人们的评价是,这个价格估高了,球队很蠢 

2014-01-15 13:50:16  小呆呆
那个时候他还不在纽约 

2014-01-15 13:50:46  小呆呆
其实这个评价已经非常不刻薄非常认同A的价值了 

2014-01-15 13:51:17  小呆呆
然后第二年D续约,经纪人和球队要了一份和A差不多的合同 

2014-01-15 13:51:44  小呆呆
这份合同一签,球队则直接被当成笑话了 

2014-01-15 13:52:06  小呆呆
因为当时很明显两人已经不是同一级别产出的运动员了 

2014-01-15 13:52:33  小呆呆
囧10年2亿多每年2000多万 

2014-01-15 13:53:25  小呆呆
虽然续约前那个赛季D打出生涯年,但没有专家认为他能持续下去 

2014-01-15 13:53:54  小呆呆
事实也是D后来再也没哪怕接近过那个赛季的数据 

2014-01-15 13:54:51  小呆呆
这两份合约直到过半,过了七成,人们的评价也基本保持不变 

2014-01-15 13:57:12  小呆呆
但是当D的合同到期时(因为A当中强制中止又续了份更长更大的还没到期),评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4-01-15 13:57:32  小呆呆
遇到了好几个事 

2014-01-15 13:58:28  小呆呆
首先是联盟最近几年坑爹大合同频出囧 

2014-01-15 13:59:00  小呆呆
其次是D的伤病率远低于平均值 

2014-01-15 13:59:23  小呆呆
而A连续禁药丑闻外,伤病率也越来越高 

2014-01-15 14:00:43  小呆呆
而且D在合同第九年完成了一个里程碑数据,刚才给你看的文就是为了那个写的 

2014-01-15 14:01:19  小呆呆
于是D那份起码在第八年结束时都还被当作笑话的合同,在到期后都得到了专家和队粉的肯定囧。 

2014-01-15 14:01:33  小呆呆
有没有很励志…… 

2014-01-15 14:02:00  小呆呆
再结合刚才那段文(>_<) 

2014-01-15 14:02:52  小呆呆
对A的合同现在落个什么评价就不提了…… 

2014-01-15 14:16:59  黑曜
T^T

2014-01-15 14:17:21  黑曜
这从表面看就是个鼓励人勤勤恳恳好好工作的故事 

2014-01-15 14:17:26  小呆呆
然后你也发现了好多事是我上次和你倾倒后才发生或者曝光的 

2014-01-15 14:17:35  黑曜
再仔细一看简直觉得了无生趣 

2014-01-15 14:18:05  小呆呆
是啊D对我来说简直是卖佛教安利的 

2014-01-15 14:18:28  小呆呆
而且他的笑容里我总感受到一种死性美 

2014-01-15 14:19:03  小呆呆
我断是想不到还会有这样的展开 

2014-01-15 14:20:26  小呆呆
虽说D一天不退役棒球球迷真伪的分界线就必须是你是否知道他是被严重高估的球员 

2014-01-15 14:21:49  小呆呆
但是一个除了不看球的跟风粉外都认为他实力被高估的人能被高估到哪里去啊——这几年来想通这点的人越来越多了囧 

2014-01-15 14:22:35  黑曜
囧 

2014-01-15 14:23:02  黑曜
现在听完了之后突然很为天才难受... 

2014-01-15 14:23:36  小呆呆
嗯!总体我就是想说A和D生在一起很倒霉。 

2014-01-15 14:24:02  小呆呆
失衡嘛。 

2014-01-15 14:25:12  小呆呆
喻亮的话倒反而是正面作用了。 

2014-01-15 14:26:00  黑曜
是啊 

天梯(6)

窝被轩哥的近精分真搞精分了!复习前文时已无法清醒,总提防着哪段是现实哪段是梦境。对着太太的文字神游出这么没成本的画风的我有罪。TAT

别笑:

6.


所以说两人好着的时候什么话放出来对方在不在意或者往哪方面在意,局外人再拿多少常理去分析还真就未必能对上——实际情况可能比你干坐着想的要没逻辑或者神逻辑得多。


 


感情这事儿就是逻辑的敌人,不身在其中绝对说不清具体会受什么影响。


哪怕跟咱们关系最为紧密的荣耀也是,至少没有那种想当然的联系变化。


并不会跟武侠小说里老爱写的那样:“两人一旦心意相通便能刀剑合璧、默契非凡威力大增……”什么的。实际上光我知道第七赛季后半段,某场蓝雨团队赛上两人极有亮点地一次合作扭转战局,后来还被电竞评论员称赞是“一加一大于二”的配合背后,私底下这俩还是刚吵过一架正处于正烦着的劲头儿上那状态呢,也居然不妨碍他们比赛里衔接的特别默契。


也可能你看他们好像怎么着有点争锋相对的时候,说不定一转头正好的蜜里调油都说不定。


 


曾经问过黄少他跟于锋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


“第六赛季夺冠之后吧。”他这么回答,“庆功宴一个个都可着劲灌我……最后他把我扛回去的你忘了?”


“我靠,这么老土!”我说。


不仅老土而且时间上来看会不会太快了点儿?于锋可是第六赛季才来的啊。


不过也是,喜欢上谁有时候就是一瞬间的事也不论认识长短。


他就扯着嘴角懒洋洋冲我笑:“这么老土你信么?”


我还真信了。觉得后面这句纯是他找补圆场子,就大度地(也没太好意思)没追问细节。


回头偶然间再一琢磨发现了不对:第六赛季那年于锋可还有着那个会从S市跑来看他的小女友呢!再怎么我也觉得他不是能干出一脚踏两船的人来……


擦,还有没有句实话了?憋不住地跑去问另一个当事人。


于锋答得很肯定也很含蓄:“当然没那种事了。”


就只否认了曾一拖二,完了也不顺便公布下正确答案,倒还冲我一扬眉毛说前辈你怎么突然有兴趣问这个。


一下回答不上来,心想其实我也没多有兴趣啊这特么有什么可让我感兴趣的真他妈无聊……就打了个哈哈转开说别的了。


等当天夜里躺床上了,想着想着忽然间一拍大腿: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我特么的就是单纯想八卦一下还需要理由吗!


还有你俩怎么就沆瀣一气地耍起我来了?换喻队来问肯定不这样!肯定是我平时显得太好商量了,可不能这么人善被人欺下去。


 


不过也挺怪的,感觉谈着恋爱的他俩有点跳脱。


一直觉得黄少话多实际心理挺成熟一人,于锋外表看起来就更稳重了吧。


搞在一起的同时保密工作也相当完美,可见也没有丧失理智。


可能还就是因为一直以来太密不透风了,反而生出点想要露点儿边角出来给谁看的逆反心里。等被我知道倒像是好歹找着个通风口,开始时不时的就忍不住要跟我面前不那么藏着掖着地蹦跶一下,把这个秘密揭开一角儿晒一晒。


尤其黄少,偶尔那么来一下跟发神经似的,自己还挺嗨。他一嗨我就膝盖疼,老有躺枪感。


 


最那什么的一次——很早了,才刚知道他俩好着没多久吧。


大晚上的黄少突然跑来砰砰砰敲我门,一放进来就直接开口问我借样东西。


“没办法啊你看这个点天又挺冷的便利店又那么那么远这也不能送外卖而且……我想来想去还是你这有一个!”


他指的是我钱包里一直装着的那个“幸运套”(咳、怎么着还不许人有点小小的封建迷信么),听明白这一点后我简直提不起力气问一句你要借这玩意儿去干嘛。


还能是干嘛?作为一个有对象的人……总不是拿去吹成气球还是用来装水玩吧。


他还很诚实地眨巴眼睛:“也不能问别人要啊是吧,没法说啊一说就得暴露了!”


我像扼住命运咽喉的贝多芬一样扼住自己的想象,不许它顺延而下带来更多让人鸡皮疙瘩骤起的画面,无语地左顾右盼着。我不想给啊!不是小气而是我这随身幸运物一样的东西就这么被你拿去而且偏偏我还知道你要跟谁用这简直——


不能行,这真不是发挥队友情谊的时候。


一句特别愚蠢的话从嘴边蹦出来,我说:“……可我只有一个啊。”


这句话实在太脑残,说出口的瞬间我自己就愣了,黄少显然也愣了愣,回答我的时候也磕巴了一下。


“一……一个就一个吧,总比没有好。”


欲哭无泪,我真的不是在为你们担心数量不够用的问题啊!!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最后套子还是给出去了,有种丧权辱国的感觉,并且我再也不想改天再补充一个进来了。


先别笑,这还没完。


 


等我刷了刷论坛总算心平静气差不多(假装)忘了刚才发生过什么,准备收拾收拾上床睡觉的时候,房间门又是一阵砰砰砰砰。


当这个套子又被原封不动地放回手心里的时候我是真有点不能直视它了。


想跟黄少说你这么客气做什么没用成就拿着呗留着下回也是一样的……


等等,难道是那什么——大小不合适?!


惊恐。飞快低头瞄一眼包装基本完好,虽然感觉边缘处有一点被撕开的迹象。


想什么呢赶紧打住。


 


结果他笑嘻嘻地说半个多小时前是唬我的。


“我跟老徐他们几个玩儿真心话大冒险呢,”说着还无辜地一摊手,“是他们让我来拿的啊,说平时这个你一直藏钱包里看都不给人看的,要拿到有难度哎哎……”


他还说着我就直接把人撵出去甩上门让他赶紧滚蛋。


没拿床边那盆刚泡完脚的水泼他一脸就算不错的了。


为了逗我连这玩笑都好意思开了有劲么?你不觉得有什么我还尴尬呢。


不过也不一定……跟于锋有关的事上黄少的话是越来越不能信了,真真假假。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我听边上景熙和宋晓俩聊他们这几天联机打怪物猎人那兴高采烈的模样,到底没凑过去问你们昨晚上跟黄少一块儿玩儿真心话大冒险了吗?


反正也和我无关,就随便吧。


 


而于锋则是不知何时起在两人什么事搞得相互不对付的时候,开始习惯性地来我这里,口气挺随意但也多少带点情绪地倒个一两句出来。


一开始我还有点诚惶诚恐,特别是被他带着前辈俩字一叫就感觉责任感陡升。


心想哎这俩也不容易除了我这不也没个商量的人么……就听得挺认真的。


后来发现其实纯属白担心,他也就是那么说几句而已,压根不需要我什么意见——当然要我也给不出。反正我是都没搞清到底什么情况呢,悄摸过几天再看就感觉他们已然自行解决完毕和好如初了,也不带主动跟我知会一声的。


这年头树洞贴还会跟版主申请结扎呢,久而久之我就有种连树洞都不如的悲哀感,就越来越想跟这俩说我懒得理你们这些麻烦事了别来找我更别拿这方面的来涮我啊。


 


但是人嘛,八卦的本性不灭,可能也有一点儿对老朋友的关爱在里面吧,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琢磨一下他俩。自以为大概还是多少了解点情况的,结果真分手挺久了我却一点都不知道,回想起来有点挫败感也是人之常情吧。


 


搞不好是被这个刺激了,倒是对他们后来怎么又搞到一起去的发展早早有了几分先见之明的隐约预感。


 


TBC